热门搜索 fg bathco 杈撳叆鎮ㄨ鏌ヨ鐨勫叧閿瓧 输入您要查询的关键字

纽约修桥被迫用中国钢铁,遭全民抵制

酷玩实验室 鼎实财富   发布时间:2016-11-19 来源:互联网

纽约修桥被迫用中国钢铁,遭全民抵制,政府说出原因后大家都沉默了…

导读 美国大选尘埃落定,特朗普当选新一任美国总统。美国民众对此议论纷纷,各种言论莫衷一是……如此热闹的场景,不由想到2013年发生在纽约的一件事,种种观点甚嚣尘上,你方唱罢我登场,而起因跟中国有关!

事情是这样的。在美国纽约的两大区,布鲁克林和斯坦登岛是由一座很长很优美的悬索桥连起来的,叫做“韦拉札诺海峡大桥”。

这个名字很长大桥,是全美最长的悬索桥,每年的纽约市马拉松赛是以这里为起点,而且几乎所有要进入纽约港的货船或游艇都必须经过这座桥。所以,这座桥对纽约人来说很重要的,它也是纽约的著名地标之一。

地标代表着这个城市的颜值,对这个城市的人民来说很重要,对游客自拍的效果来说更重要。所以2013年的时候,负责管理这个桥的纽约大都会交通局(MTA)就决定好好翻修一下。

 

这么重要的一个桥,预算当然不能少。当时MTA给出的预算是2.35亿美元。然后开始竞标!

竞标的时候,好多美国公司都去了。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好多外国公司也去了。毕竟,万一就看上我了呢?结果最后经过重重选拔,MTA作出了决定,这项工程最终交给一家美国加州的企业。

但是,纽约人看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却激起轩然大波。因为他们发现,翻新工程最重要的部分,是将原混凝土结构上层桥面换成钢板,大约需要花费3400万美元,而这个最重要的部分外包给了一家中国的企业,将由鞍山钢铁集团公司生产1万5000吨钢板运到美国!

 

这还了得?纽约人群情激愤:我们是没有钢铁公司了吗?各大媒体纷纷跟进,一时间各种头条沸沸扬扬!

我们要知道一下背景,美国的钢铁业早就产能过剩。在过去30多年间,联邦商业部针对中国出口美国的钢铁制品,前后进行过几十次反倾销调查,多次向中国钢铁征收反倾销关税。

所以,美国的某钢铁大厂CEO第一个站了出来:我们无法和受政府补助、低于成本价的倾销进行竞争。

美国有关专家甚至说:如果放任中国廉价钢铁倾销美国,一旦将美国本土竞争者逐出市场,中国钢铁企业将可“任意提高价格”,进一步损害美国就业和经济。

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主席也表示:由于制造业不景气,目前美国钢铁工人面临解雇、甚至失业的严峻形势,MTA竟然将么大的项目,把这么多美国纳税人的钱,拿去养中国公司!这是不合适的!

美国的钢铁工人代表也说:美国钢铁企业和工人有技术、有能力在全世界最安全最环保的工厂中,为大桥生产最好的钢材。

与此同时,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旗下85万会员向各级民意代表连署、施压,联合会主席还表示:我们要求国会出台措施对抗中国的“掠夺性行为”。

大家义愤填膺充分表达了自己的爱国之情,和与美国钢铁事业共存亡的决心。可想而知,在这一事件中负责这个项目的MTA,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于是他们很快发表了声明,是这样说的:

我们也实在是没办法。这座吊桥的修缮需要使用一种orthotropic钢来铺在桥板上,这种特制的钢铁需要比一般的钢更轻,更耐用。

我们根本找不出一家美国企业有这样的经验和产量来生产满足维修这座吊桥所需的钢铁,同时还保证工期不会延误。

他们曾经仔细考察过,在竞标企业中唯一一家声称可以生产这种钢的企业,事实上也达不到要求,更要命的是,他们的价格竟然是中国企业的两倍,这么高的造价谁来买单?桥梁更短的寿命谁负责?

 

于是,项目按照原计划开始执行。当最后一船钢铁从中国秦皇岛,驶向纽约并对桥梁进行加固绑定,韦拉札诺海峡大桥项目正式宣告如期执行完成。从这一天开始,全美国最长的悬索桥刻上了“中国制造”的烙印!

中国在轻工业方面的碾压,已经不足为奇,但是制造大桥却和做帽子、组装iphone不一样,这次我们做的不是没有技术含量的低端活,而是重工业上的领先。而且,是别人做不出来,想方设法之后都不行,最后还是只能找我们做!

桥梁工业,就像一个国家的脊梁,假如你对桥梁有所了解的话,你就会知道,从古至今这都是一个让中国人挺直腰杆讲话的领域!

有个国外网站列举了全世界最高的桥梁,以及它们的详细资料。而在它列出的前10名中,有8个最高桥位于中国;在前100名中有85个位于中国!

 

讲真,不仔细看,还以为这是改革开放30年成果展…

在这份名单中,有这样一座桥:目前世界上最高的桥——北盘江特大桥。它位于贵州:

 

北盘江特大桥在2016年建成,超越了以往所有桥梁的高度,第一个突破桥梁高度500米的障碍,并且是斜拉桥中首次拥有“世界最高桥梁”头衔,它还是高铁G56杭瑞高速公路的一部分!

而且,它位于中国贵州省,这里的风景秀丽,但是对于造桥来说,却是崇山峻岭,地形复杂。也正是因为这样,这里更需要高桥。

 

在全世界范围内,没有哪条河流的超级高桥能比得上贵州的北盘江。沿北盘江平均每50公里,就有一座伟大的公路或铁路桥梁,在它西面不远处云南境内,还有世界最高悬索桥普立大桥。

可以说,北盘江推进了中国桥梁技术的极限,也推进了世界桥梁技术的极限。

在那个收集世界桥梁的外国网站上,首页有一个大幅广告,宣传的是“2017中国桥梁主题游”,这是一个计划2017年来贵州的旅行团。

广告上说:“在这一趟旅行中,你可以观赏14个世界最高公路桥以及6个世界最高铁路桥”。对于全世界的桥梁爱好者来说,这样的一趟贵州之行,就是他们的桥梁朝圣!

此情此景,让人想起一个发生在80多年前的故事。1929年5月4日上海《生活周刊》发表了题为《十问未来之中国》的文章,对未来的中国提出了十个问题。在1929年风雨飘摇的中国,引起了巨大反响。

《生活周刊》共到了4000余封读者回信,其中对于未来中国十问,持乐观态度的读者,占15%;持悲观态度的,占35;其余读者态度无明显倾向。

这篇文章的作者,笔名“醉梦人”的先生指出,“吾举十问,实不知其答案。私以为,能实现十之五六者,则国家幸甚,国人幸甚!”

而在这十个问题中:

第7项是:吾国何时可自产水笔、灯罩、自行表、人工车等物什,供国人生存之需?

第8项是:吾国何时可产巨量之钢铁、枪炮、舰船,供给吾国之边防军?

……

看后才知道,在当年,自产水笔、灯罩都可以被列为中国人的最高理想,而今天,我们的钢铁产量已经是世界的总和!

也许未来我们要走的路还很远很长,但是回头看看过去就会相信,再远再长的路,我们也可以走下去。正如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赛珍珠曾写道的那样:

没有任何事任何人可以摧毁中国人,他们是善于从苦难中生存的坚韧之人。他们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人,他们的文明经历过不同的时期,但其本质是相同的。他们作为一个实体继续存在着,不会破碎,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族裔都要来得长久。

 

 

上一篇:探秘上帝“应许之地”——以色列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了

特别声明:本站的所有信息仅供参考。
推荐图文